來源:深圳特區報http://www.0755zb.com/zhixun/hangyedongtai_118963.html

  9月底,深圳首次啟動“中國珠寶反山寨工程”,表明在國內珠寶行業舉足輕重的深圳正式向山寨現象宣戰。業內人士指出,抄襲、改版、克隆等層出不窮的山寨行為,引發了珠寶行業內的惡性循環,為行業創新和轉型帶來巨大阻力,也極大損害了廣大珠寶商和消費者利益,必須及時予以糾正和遏制。

  ●行業深受山寨困擾

  “中國珠寶看深圳,深圳珠寶看水貝”。珠寶行業這句流行語,詮釋了羅湖水貝片區在國內珠寶行業的重要地位。但記者連日來采訪發現,在快速發展的同時,盛名之下的深圳水貝也開始受到“山寨怪象”的困擾。

  有關數據顯示,今年5月底至6月初,深圳羅湖警方出動警力120多人,查獲假品牌珠寶340余件;搗毀5個制假售假窩點,抓獲犯罪嫌疑人10名,涉案金額約為5200萬元。4月,深圳市市場和質量監管委羅湖分局查獲假冒名牌珠寶5萬多件,依法查處涉嫌違法珠寶檢測機構6家,查獲涉嫌虛假珠寶鑒定證書成品2.1萬張,半成品45.8萬張和制假工具。

  記者了解到,此次啟動的“中國珠寶反山寨工程”,由深圳市溯源質量檢測和標準化技術有限公司聯合全國數百家珠寶企業、珠寶行業協會共同發起,并首次推出了“中國珠寶首飾玉石行業防偽溯源信用平臺”。通過該平臺,可以對企業和產品進行防偽溯源;有效保護珠寶商的利益,預防克隆和造假;打通設計師原創作品的收入通道,化解抄襲和改版。

 

  ●企業同質化競爭嚴重

  不知從什么時候開始,業內人士在談起深圳水貝時,會在不經意間冒出“珠寶山寨一條街”的戲謔。關鍵在于不少珠寶經營單位忽視品牌建設,在產品推廣和企業形象展示上,高度同質化。

  在水貝逛一圈觀察就不難發現,珠寶首飾產品同質化的例子很多。四葉草、S形吊墜從走俏后歷經十多年依然擺在眾多商家的柜臺;市面上無論是鉆石、黃金還是彩寶、翡翠等,款式重復率極高,不少國際大牌珠寶的經典款式,幾乎全部“重現”水貝街頭的燈箱廣告、行業雜志和企業網站等推廣平臺。除了市場產品同質化,部分珠寶企業在形象展示上也熱于跟風,最普遍的是在命名上模仿有較大知名度的香港品牌。

  不少業內人士對此指出,這種高度接近的命名和形象推廣方式,不僅讓消費者在選擇品牌時無所適從,就連業內行家也要花費功夫才能甄別。加上產品的高度同質化,自然會讓人在貨比三家后產生雷同之感。

  ●創意設計盲目跟風

  業內人士表示,要想改變現狀,擺脫山寨陰影,必須強化品牌意識,強化原創設計。但事實上,行業內的不少珠寶企業對此并不太重視。

  記者了解到,由于市場渠道不同,一些珠寶企業并沒有自己的工廠,而是去別的工廠代工,采購下單,進貨源頭一致,必然出現產品雷同。這樣的一些企業往往不夠重視原創設計,將注意力放在銷量和推廣方面。同時,很多珠寶企業為了追求市場的最大利益化,常常出現“一邊倒”的行為。一位潮汕籍珠寶老板表示,公司雖然也重視設計團隊,但更多的還是選擇參考市場上好銷、熱銷的產品來進行模仿生產銷售。

  正是在這樣的“共識”下,行業經常會發生如是趣聞:有時因為產品款式上存在抄襲,兩家公司爭執不休之時,他們的老板卻正在一起歡快地喝茶。對于這種怪象,深圳市珠寶首飾設計師協會秘書長李安新表示,要破解珠寶市場產品同質化之風,產品創新是制勝的關鍵。但由于部分工廠不重視對原創的投入,導致設計無用論和原創有風險的思想開始蔓延在珠寶產業。

 

  ●設計師被當做“繪圖者”

  李安新表示,目前全國珠寶行業的知識產權問題都非常突出。那些真正精進專業技能、并貢獻無數心力和才情的珠寶設計師,在當前的整個產業鏈條中,幾乎仍處于附屬以至游離的狀態,僅充當珠寶企業的幕后圖紙繪制者。這些優秀珠寶設計師對其產品所帶來的實際銷售利益,以及自身應享有的知識產權,乃至被抄襲侵權之后的維權工作,都缺乏有效的保障。

  記者采訪獲悉,由于信息不對稱,行業內的許多珠寶首飾設計師的知識產權保護意識也較為薄弱。更值得警惕的是,目前珠寶設計師的維權道路上還存在著多重阻礙,包括外觀專利申請的單款費用較高、申請時間周期長達大半年、申請專利保護的實操性較差等問題,長期得不到有效解決。

  李安新表示,要解決這些問題,一方面是珠寶企業自身要轉變觀念,立足長遠,在苦練內功方面下足工夫;另一方面則是包括行業協會在內的相關部門和機構,要加強引導、服務乃至監管的工作,為珠寶企業的品牌建設之路營造更好的商業環境和競爭機制。


2016年12月23日

“山寨怪象”困擾珠寶業

添加時間:

全部評論()

本網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計算及安全服務
手机青青在线观看国产,阿v在线看片免费观看视频,天天鲁在视频在线观看,av免费网站不卡观看,伊人大香 蕉75在线观看